小小堕猹

一只喜欢喝花茶的猹......

离开学只剩7天了!(害怕.jpg)
早上登山看看初升的太阳,多美好啊.......
作业都没动呢(ノ ○ Д ○)ノ
疯赶作业中.......
今后的作品可能都会偏向正常点(写点甜的),偶尔开几趟节假日雪橇车,看评论要求咯。
最近在努力学画,看看什么时候能把个人的画配文搬上台面呢........

终于有三个粉丝了,哈哈哈,感谢支持,本人学生党,以后有时间会尽快更新的!(实际已经懒到骨头里了)

第一次开新年黑车(非车,车在第二章)
图片即为第二章
FriskXChara人类组向         新人新作
希望大家多多支持.........看人气补更咯

*这是Frisk掉下遗迹的第二周
       Frisk从自己的房间走了出来,“早啊Frisk,”Chara对着Frisk笑笑,打了个招呼“在这过的还习惯吗?”“总的说还是差了很多生活必须品呢……”Frisk拨了拨乱蓬蓬的头发,每天总是这样。羊妈已经做好了早点,“孩子,还差些什么?今天正好sans要到地面上去购买好棒冰的原料,正好让他带一些。”“什么?那个不靠谱的矮胖骷髅?”Chara不太喜欢sans,Frisk却觉得他只是有点懒。“好了,先来吃早饭吧。”羊妈微笑着。
       “那个,明天好像就是我们人类的元宵节了,我们要不要举办一些活动?”Chara忽然想起,今天可是人类日里的三月一日了,她终于有了一个可以和Frisk单独相处的借口了。“可是我们没办法弄到面粉啊,怎么做元宵呢?”Frisk也想起了这个日子。羊妈忽然问道:“面粉?是flour?还是说flour?哦,我的意思是面粉,我想也许Mettaton那儿有不少呢!”“嗯?有人提到我吗?”Mettaton和sans在话音之后出现了,“陛下,您打电话叫我过来,有什么事吗?”sans还是一贯保持着那一副笑嘻嘻的表情,“哦,请你为Frisk带一些人类的生活用品。”“谁刚刚说到我?我刚才正好和sans在拍节目呢?”Mettaton问道。“哦,只是问问你那有没有面粉。”Chara还是保持着傲娇风格,除了在Frisk面前有一些变化。“那当然了,我的厨房采访室里有好多呢。”。那现在就差一些元宵馅儿了,该从哪弄呢?Muffet和papy出现了,“hey,humen,我有许多的意大利面,需要吗?”“不用了”大家异口同声。“我有许多蜘蛛甜甜圈和蓝莓派,需要吗?”Frisk喜欢蜘蛛甜甜圈,Chara喜欢蓝莓派。
        晚上,Frisk像往常一样躺在床上看电视,Chara则是在客厅用笔记本在浏览着lofter,在九点为Frisk热了一杯牛奶,再回到自己房间睡觉。
        只是,今晚有一些奇怪的事……半夜,chara的窗外不断传来阵阵有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,令chara有一些害怕。在和平之下,chara只是羊妈的另一个孩子,仅此而已。chara开始躺不住了,她看到了窗外有一排眼睛在闪着漆黑的光芒,她惊叫了一下,抱着被子就往Frisk的房间跑。
        此刻沉浸在梦乡中的Frisk,哪里想到会有一个*大惊喜*悄然爬进了他的被窝,双手紧紧环绕着他的腰,“嗯?”Frisk惊醒了,转过身来正好与Chara嘴碰嘴吻上了。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才反应过来,羞红了脸,各往后移动了一点,“你怎么在我的房间里!?”Frisk惊魂未定,红着脸说。“我...我有一点害怕,我能和你睡一起吗?”chara脸红的像个熟透的苹果。“好吧,不过那个啥,能不能先把手松开?”Frisk觉得有双手紧紧地勒着他的腰。“不行,我不放!”受惊吓的小chara只顾紧紧的抱着Frisk。“........”Frisk无语。今天晚上这两人就以这样一个奇怪(暧昧)的姿势度过了,真是有趣呢!
        未完待续.........(关注,红心,小蓝手越多更得越快哦)

第一次开新年黑车(非车,车在第二章)
第二章即为图片
FriskXChara人类组向         新人新作
希望大家多多支持.........看人气补更咯

*这是Frisk掉下遗迹的第二周
       Frisk从自己的房间走了出来,“早啊Frisk,”Chara对着Frisk笑笑,打了个招呼“在这过的还习惯吗?”“总的说还是差了很多生活必须品呢……”Frisk拨了拨乱蓬蓬的头发,每天总是这样。羊妈已经做好了早点,“孩子,还差些什么?今天正好sans要到地面上去购买好棒冰的原料,正好让他带一些。”“什么?那个不靠谱的矮胖骷髅?”Chara不太喜欢sans,Frisk却觉得他只是有点懒。“好了,先来吃早饭吧。”羊妈微笑着。
       “那个,明天好像就是我们人类的元宵节了,我们要不要举办一些活动?”Chara忽然想起,今天可是人类日里的三月一日了,她终于有了一个可以和Frisk单独相处的借口了。“可是我们没办法弄到面粉啊,怎么做元宵呢?”Frisk也想起了这个日子。羊妈忽然问道:“面粉?是flour?还是说flour?哦,我的意思是面粉,我想也许Mettaton那儿有不少呢!”“嗯?有人提到我吗?”Mettaton和sans在话音之后出现了,“陛下,您打电话叫我过来,有什么事吗?”sans还是一贯保持着那一副笑嘻嘻的表情,“哦,请你为Frisk带一些人类的生活用品。”“谁刚刚说到我?我刚才正好和sans在拍节目呢?”Mettaton问道。“哦,只是问问你那有没有面粉。”Chara还是保持着傲娇风格,除了在Frisk面前有一些变化。“那当然了,我的厨房采访室里有好多呢。”。那现在就差一些元宵馅儿了,该从哪弄呢?Muffet和papy出现了,“hey,humen,我有许多的意大利面,需要吗?”“不用了”大家异口同声。“我有许多蜘蛛甜甜圈和蓝莓派,需要吗?”Frisk喜欢蜘蛛甜甜圈,Chara喜欢蓝莓派。
        晚上,Frisk像往常一样躺在床上看电视,Chara则是在客厅用笔记本在浏览着lofter,在九点为Frisk热了一杯牛奶,再回到自己房间睡觉。
        只是,今晚有一些奇怪的事……半夜,chara的窗外不断传来阵阵有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,令chara有一些害怕。在和平之下,chara只是羊妈的另一个孩子,仅此而已。chara开始躺不住了,她看到了窗外有一排眼睛在闪着漆黑的光芒,她惊叫了一下,抱着被子就往Frisk的房间跑。
        此刻沉浸在梦乡中的Frisk,哪里想到会有一个*大惊喜*悄然爬进了他的被窝,双手紧紧环绕着他的腰,“嗯?”Frisk惊醒了,转过身来正好与Chara嘴碰嘴吻上了。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才反应过来,羞红了脸,各往后移动了一点,“你怎么在我的房间里!?”Frisk惊魂未定,红着脸说。“我...我有一点害怕,我能和你睡一起吗?”chara脸红的像个熟透的苹果。“好吧,不过那个啥,能不能先把手松开?”Frisk觉得有双手紧紧地勒着他的腰。“不行,我不放!”受惊吓的小chara只顾紧紧的抱着Frisk。“........”Frisk无语。今天晚上这两人就以这样一个奇怪(暧昧)的姿势度过了,真是有趣呢!
        未完待续.........(关注,红心,小蓝手越多更得越快哦)

第一次开新年黑车(非车,车在第二章)
FriskXChara人类组向         新人新作
希望大家多多支持.........看人气补更咯

*这是Frisk掉下遗迹的第二周
       Frisk从自己的房间走了出来,“早啊Frisk,”Chara对着Frisk笑笑,打了个招呼“在这过的还习惯吗?”“总的说还是差了很多生活必须品呢……”Frisk拨了拨乱蓬蓬的头发,每天总是这样。羊妈已经做好了早点,“孩子,还差些什么?今天正好sans要到地面上去购买好棒冰的原料,正好让他带一些。”“什么?那个不靠谱的矮胖骷髅?”Chara不太喜欢sans,Frisk却觉得他只是有点懒。“好了,先来吃早饭吧。”羊妈微笑着。
       “那个,明天好像就是我们人类的元宵节了,我们要不要举办一些活动?”Chara忽然想起,今天可是人类日里的三月一日了,她终于有了一个可以和Frisk单独相处的借口了。“可是我们没办法弄到面粉啊,怎么做元宵呢?”Frisk也想起了这个日子。羊妈忽然问道:“面粉?是flour?还是说flour?哦,我的意思是面粉,我想也许Mettaton那儿有不少呢!”“嗯?有人提到我吗?”Mettaton和sans在话音之后出现了,“陛下,您打电话叫我过来,有什么事吗?”sans还是一贯保持着那一副笑嘻嘻的表情,“哦,请你为Frisk带一些人类的生活用品。”“谁刚刚说到我?我刚才正好和sans在拍节目呢?”Mettaton问道。“哦,只是问问你那有没有面粉。”Chara还是保持着傲娇风格,除了在Frisk面前有一些变化。“那当然了,我的厨房采访室里有好多呢。”。那现在就差一些元宵馅儿了,该从哪弄呢?Muffet和papy出现了,“hey,humen,我有许多的意大利面,需要吗?”“不用了”大家异口同声。“我有许多蜘蛛甜甜圈和蓝莓派,需要吗?”Frisk喜欢蜘蛛甜甜圈,Chara喜欢蓝莓派。
        晚上,Frisk像往常一样躺在床上看电视,Chara则是在客厅用笔记本在浏览着lofter,在九点为Frisk热了一杯牛奶,再回到自己房间睡觉。
        只是,今晚有一些奇怪的事……半夜,chara的窗外不断传来阵阵有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,令chara有一些害怕。在和平之下,chara只是羊妈的另一个孩子,仅此而已。chara开始躺不住了,她看到了窗外有一排眼睛在闪着漆黑的光芒,她惊叫了一下,抱着被子就往Frisk的房间跑。
        此刻沉浸在梦乡中的Frisk,哪里想到会有一个*大惊喜*悄然爬进了他的被窝,双手紧紧环绕着他的腰,“嗯?”Frisk惊醒了,转过身来正好与Chara嘴碰嘴吻上了。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才反应过来,羞红了脸,各往后移动了一点,“你怎么在我的房间里!?”Frisk惊魂未定,红着脸说。“我...我有一点害怕,我能和你睡一起吗?”chara脸红的像个熟透的苹果。“好吧,不过那个啥,能不能先把手松开?”Frisk觉得有双手紧紧地勒着他的腰。“不行,我不放!”受惊吓的小chara只顾紧紧的抱着Frisk。“........”Frisk无语。今天晚上这两人就以这样一个奇怪(暧昧)的姿势度过了,真是有趣呢!
        未完待续.........(关注,红心,小蓝手越多更得越快哦)